芥城_大写的浪

不得不说世事变迁的太快,但还是喜欢那句话:此心安处是吾乡。
高考复健期w
这儿芥城,欢迎勾搭w


本命双花双鬼张副大眼。
不怎么吃伞修和all叶……

【第84天/喻王】一心想为祖国母亲庆生

-将近三个月没动笔,仿佛又回到了高考后尴尬的恢复期。

       已经是国庆假期的第二天了,但B市某个退役后仍热爱打游戏的前队长依旧没有出门的意思。
早饭过后,王杰希在喻文州复杂的目光中再次坐到了电脑前,打开网页不知道在浏览些什么,但喻文州知道那肯定不会是旅游景点介绍。他默默摇了摇头,自家男朋友有时候对于工作有些过分的关注,就连放假都会开着小号研究战术,热爱工作虽好,但王杰希这架势,仿佛是把工作当成了自个儿的男朋友一样。
喻文州洗完碗,擦了手走到王杰希身后,意料之中看见了荣耀的界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对方截了话头。
“文州,来一局?”王杰希微微侧身,左手递过一张账号卡,右手还在握着鼠标晃动,目光专注地追随着光标,这个邀请态度,在喻文州看来一点也不真诚。他伸手接过账号卡,却没有在另一台电脑前落座的意思,或许是感到了对方的拒绝,王杰希终于回头给了喻文州一个疑惑的正脸。
“杰希你知道现在放的是什么假吗?”喻文州放下账号卡问,语气颇有些严肃。
王杰希挑眉,:“国庆啊,怎么了?我知道荣耀有国庆活动。”
喻文州心里一个趔趄,忽然有点担忧自己男朋友是不是玩游戏玩傻了,只能循循善诱道:“我不是说国庆活动……”
“但是国庆活动必须打,赶紧的。”王杰希一脸冷漠地拒绝了自家对象的套路。
“我一心想为祖国母亲庆生,根本无心打游戏。”喻文州正色。
“这是工作。”王杰希纠正,“不想工作你要干什么?”
“不如去约会?”喻文州笑得眯起了眼,“偶尔放松一下也不错嘛。活动明天一起做也不迟。就当我陪练的报酬怎么样?”
王杰希似乎有点动摇:“打算去哪里?”
“咱家附近那个摩天轮?”喻文州摆出一副遗憾的表情,“说起来,我还没坐过摩天轮啊……有点好奇。”
王杰希似乎有些惊奇,笑了一下答应了:“好吧……就陪喻文州小朋友坐一回摩天轮。”

国庆假期第三天,王杰希依旧准备打开电脑,却被喻文州成功截胡。
“杰希,听说你打台球很厉害?”
“……手机上很厉害。”
“楼下新开了一家台球厅,去试试?”
王杰希承认,他是听到了楼下两个字才心动的。

国庆假期第四天……喻文州为了把男朋友拐出家门,不知道又换了什么新借口,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游戏的国庆活动结束。喻文州算是松了口气,别人都是费尽心思把男朋友拐回家,只有他要考虑怎么把自家对象拐出家门,他男朋友,不愧是魔术师。

国庆收假后,叶修一个电话打到了王杰希办公室。
“大眼啊,不是哥说,你的活动积分怎么这么低……”
王杰希第一反应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怼了回去:“我的低吗?轮回方明华,还连积分都没有。”
“啊?”叶修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们都是有对象的人。一心只想出门为祖国母亲庆生,根本无心打游戏。”
“你……狠。”单身的叶修闻言,狠狠掐了烟,打游戏去了。
the end.

-首先,对于我窗文的行为表示深深的歉意。向主催姑娘,写文的其他太太们,以及一直关注百日王受tag的读者妹子们道歉QWQ
-其次……没有其次了,我肝稿肝到流鼻血,先擦擦去……

【喻王】息机(撒糖前篇)

~看到今天作业题目,忽然又想起来它了。
~跑百日的时候写过一篇《息机》,这篇算是它的前传吧。
~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以前那篇啊……(←别想了不会有的)
~古风paro,写的其实……已经不太顺手了。总是想逗比。

――――――――――――――

史书有载:“王杰希,祖籍不详。官居镇国将军十年,治下严谨,战功赫赫。其人清心寡欲,唯有一怪,乃小暑入世,大雪归隐是也。”

――――――――――――――

大雪过后,临近年关,天公作美,又是簌簌地下了一场雪,抬眼望去,山林间尽是枯木与白雪,让人看着都心生寒意。

王杰希就在这里停下了脚步,自怀里摸出一张绢布,潇洒而不失稳重的字迹细细密密地分布在上面。

“王将军,眼下再无战事,值此国泰民安之际,吾等二人,何不一尝归隐之趣?在下前些时日,恰寻得一片景致颇佳之地。今此一书,于蓝雨城外百草山顶别苑,静候君归。――汝心上之人,喻文州”

接到这封信时,王杰希恰指导完府中小辈练武,闲坐庭院,却见不到什么云卷云舒的美景,心下正闷的慌。展信细看之后,便欣然应下了邀约,并在心底对喻文州的落款表示了不屑。

不畏严寒,千里迢迢从微草城赶来的王杰希,在看到眼前之景以后,未免生出了回转之心。眼前枯树萧瑟,冰雪生寒,哪有半分信中所写“景致颇佳”的样子。可既然来了,便还是去赴了他的约吧。王杰希这么安慰着自己,无声地叹了口气,正欲抬脚继续前行,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王将军,这边请啊。”即使是放开嗓子高喊,那声音却依然温润悦耳,笑意透过严寒萦绕在王杰希耳边,引得他下意识也露出一个笑容,转身向声音发出之处寻去,便看到了那个立于风雪之中的身影。

喻文州拢着袖子,面带笑意,即便天气严寒,也依旧轻袍缓带,衣角在风中翻覆,远远望去竟似是羽化登仙。

一定下方向,行进的速度便也快了不少,不出半柱香功夫,两人便已聚首。这时,王杰希才看清喻文州身后的院落。

不是王杰希刻意贬低喻文州的手笔,即便把这里再美化一番,大概也依旧称不上是“别苑”。

院落不大,正中一间屋子更是显得逼仄,屋子周围散落地种了几棵常青,篱墙边还有一片或红或白的梅花,除了院内空旷,没有堆放什么农具,这里与富裕些的农家几乎一样。或许是住惯了气派的将军府,又或许是看多了曲径通幽的喻府,总之王杰希看着这里,总觉得十分不习惯。

喻文州看到王杰希微蹙的眉头,十分自然地牵住了他垂在身边的手,轻轻抬起来,指向别苑大门上,挂着的牌匾。王杰希顺着看过去,入眼那副笔记迥异的牌匾让他有些许惊讶。

“息机别苑,如何?”喻文州笑着读出牌匾上所写之字,“这副牌匾,是不是很熟悉?”

当然熟悉,再熟悉不过。这牌匾,是二人表明心迹的那日,秉烛夜谈时写下的,那时候,他们便决定归隐之后,在这个还不知会在何处的息机别苑相伴一生。

“你还留着啊。”王杰希回握住喻文州的手,侧头看他,却被毫无征兆地封住了唇。

一吻过后,他们自然而然地额头相抵,喻文州指尖微动,卸了王杰希束发的头冠,未曾停息的风将两人的头发扬起,在空中不断纠缠。

“杰希,我们这样,是不是像寻常人家的情人,私定终身?”

“我们可未曾有过什么媒约。”

“无妨,天地为媒。”

――――――――――――――

~关于王将军的称呼,就想王队一样嘛w是人家小两口的情趣啦情趣!

【喻王】威逼利诱

~真,不是要分手。
~请务必怜爱我这个小透明QWQ
~嗯我的意思就是观众老爷们看完给点评论好不好23333
~请多指教w窝会慢慢磨文笔的√

――――――――

喻文州坐在电脑前,屋里没有开灯,只有屏幕散发着有些刺眼的白光。他动了动指尖,再次浏览了一遍邮件后,犹豫地发了出去,然后滑动鼠标滚轮,翻动页面来来回回地看。

那是他的私人邮箱,里面堆满了他和王杰希的信件。前半屏是一来一回的模式,内容长短不一,可每一封都是关切的问候或亲昵的调笑。翻到后半屏,都是一周内的信件,却只剩喻文州一个人无声的对白。

“杰希,你回来了吗?”

“杰希,要是再不回来的话,我就把王不留行的手办都卖掉。”

“杰希,我给你最后的一天时间。如果明天这个时候,还没有看到你的回信的话,王不留行的手办我就真的卖掉充当分手费了。”

“你还是没回我……好吧,你赢了。我收回昨天的话,我就在这里等你,行吗?”

“第五天了……还不回来吗。你回来,家务我包,一切听你的,好不好?”

“杰希……到底是什么问题?你说出来,打电话,发短信,无论用什么方式,跟我说一下好吗?”

“杰希……第七天了,你还会回来吗?那这样,我一直在这儿,等你。等你回来,我把白斩鸡都给你吃,我把冠军戒指给你求婚,你想怎么样,都行。”

喻文州不知道是第几次把自己的邮件从头读到尾,终于放弃了一般,窝到椅子里,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嗯?”电话几乎是瞬间接通,那边传来王杰希平静的声音。

“杰希……”喻文州的语气几乎是在无力地呢喃,但言语间仍是有些愉悦。

“又怎么了?”王杰希丝毫不为所动。

“你的邮箱密码什么时候找回来啊……已经一周了。”

“……前天就找回来了。还有,你的威逼利诱我全看见了。”王杰希冷笑一声,“包括今天的那句 你想怎么样都行。”

“哦?”喻文州摸了摸下巴,笑道:“可以啊,那等世邀赛结束,我尽快回家,让你想怎样就怎样。你看如何?”

至于后来有没有怎样怎样……

人在做,天在看。

――――――――――――――
作业又交晚了qwq……

【喻王】暗示

~卡点卡到8点整……心痛极了
~既然已经晚了就唠嗑两句呗qwq
~……算了不说了我心好痛。
~黑手党paro

喻文州从卷宗中抽身,抬头望着窗外,揉了揉眉头。天色暗沉,有风轻轻扫动树叶,或许发出了沙沙的响声,但隔着厚重的玻璃,什么都听不见。一室寂静,偶尔有电脑主机运行的声音忽地响起,却无法给室内带来哪怕一丝一毫的轻松氛围。

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他扭头,语气温和地回了一声请进。

一名警员推门而入,立正敬礼后大声报告:“报告喻队!微草头目王杰希已抓捕归案,请指示!”年轻的警员脸上是遮不住的喜悦与激动,被这情绪驱使着,似乎声音都大了几分。

毕竟,盘踞在C市这么久的贩毒组织微草,居然被他们拿下了,甚至活捉了头目,这么大的功绩,容不得他们不开心。

“很好,他人呢?”喻文州笑着赞赏,言语间仍是波澜不惊。

“已经关押在审讯室了。”警员高声回答,“本以为那头目会有几分血性,没想到他根本没敢挣扎,先锋队放倒了他的保镖,他都没怎么抵抗就被抵着枪捉回来了!”

闻言,喻文州只是笑了笑,没有斥责年轻警员算得上是得意忘形的话语,待他说完,从皮椅上起身说,“带我去看看他吧。”

年轻警员立刻收住话头,带着上司前往审讯室。

审讯室内。

王杰希坐在玻璃后的凳子上,双手被分开拷在两侧的扶栏,双脚亦被拘束着。即使是被拘禁的姿势,他还是神情平静,在白光灯的照射下双眼微阖,那神态几乎可以称之为安详。

喻文州推门进来的那一刻,王杰希或许是听到了门的响声,在同一时刻猛然睁眼。

“喻队……您要审他就到对面去吧。不要太过接近他,虽然关押着,但好歹是个毒枭……”年轻警员跟在喻文州身后,焦急地想拦住喻文州前行的脚步。

“你不是说,这个头目一点威胁力都没有吗?”喻文州笑笑,“你出去吧,这里有我。”

上司发话,不得不从,年轻警员只得一步三回头地退出了门外,将门微掩住,从门缝警惕着。

“你来了。”王杰希抬眼看向喻文州,因为一坐一站,他必须微微昂头才能看到对方的眼睛。

“怎么样,牢里感觉还好吗?”喻文州迁就着他的状况半蹲下来,笑得宛如一只狐狸。

王杰希眯起眼,压低声音答:“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喻文州挑眉,不动声色地朝门外的年轻警员使了个眼色,便顺从地靠了过去。年轻警员收到暗号,悄然准备好警棍,摆出蓄势待发的姿态。

“你说。”喻文州站起来,附身接近王杰希,而对方只是盯着他的眼睛,无动于衷。

距离越来越近,喻文州几乎要贴到王杰希的鼻尖时,变故突生,对方终于动了。王杰希像豹子一般动作敏捷,在喻文州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凑上前来,咬住了他的下唇。门外年轻警员见状,破门而入,举起警棍敲向王杰希后颈。

“喻队!你没事吧!”年轻警员神色焦急。

“没事。”喻文州摸摸自己被咬过的地方,眯起双眼,露出危险的神色,“你知不知道,如果一名黑手党成员无故亲吻你的嘴,这表明……你将会被杀死。”

年轻警员露出惊愕的表情。

“这几天,加强警力。微草还有同伙。”

――――――――――

三天后,微草头目王杰希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喻文州赶到现场时,只看到一滩血泊,和颓然倒下的身形。

――――――――――――

四个月后,C市警局遭黑手党洗劫,所有警员全部毙命。

没有人知道,喻文州一个人逃了出来。

――――――――――――

喻文州屈膝坐在一个坛子前,一手搭在盖子上,一手覆在自己胸口。

“杰希,仇,已经报了。”

“我现在在想,当时组织里下发卧底警局的任务的时候,我为什么要替你来。”

“我以为我保护了你的安全,可现在被灼烧成灰的人却是你。”

“我没想到你还记得老大教过的暗号……”

“这一吻寓意“保持沉默”。被逮的借着这一吻,表达了进去之后绝对不会出卖同伙的含义,而牢外的兄弟则是用这一吻,承诺绝对会好好照顾他的家人。”老大的声音似乎又响了起来。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杰希,你也一样。”

――――――――――――

~啊啊啊还是没赶上!!!
~真,60分。我从7点开始写,8点整结束qwq
~结尾仓促……有待修文(虽然这么说但多半是没有然后了……)

【喻王】论如何坑掉心脏喻

~深夜60分的粮2333333可惜手速太渣……
~有关公主抱的二三事w
~可是我不会起名字……
~手机没法艾特主页君QWQ
~这篇是听着极乐净土码的……
~所以可能有毒Owo
~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_^======☆=====O_o========

第十四赛季,蓝雨夺冠,喻文州功成身退。

已经退役养老的各大战队队长得知蓝雨时隔多年再次截胡了自家冠军,纷纷嚷嚷着要喻文州请吃饭,第四赛季养老群里闹得格外凶,毕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十一二赛季就已经退役,到了第十四赛季,就只剩下一边打磨新牧师一边打酱油的张新杰和因为手速不高所以职业寿命格外长的喻文州,人已经不在联盟了,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人家蓝雨一路凯歌,即使心里不爽也拿它毫无办法。

所以无所事事的“老人家们”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他们跟冠军夫人通了电话。

“喂?诶,老王啊,给你个攻掉喻文州的机会要不要啊。”

――――――――――

蓝雨再次夺冠,喻文州说不激动那只是在装淡定而已,也只有他这种人,才会一边举着冠军奖杯一边笑得矜持而不缺炫耀的意味,让对手看着牙痒但又不能有所行动。

灯光转暗后,喻文州被激动的蓝雨队员们簇拥着下了领奖台,然后又被迫接受了黄少天用惯性加速过的的熊抱和魏琛饱含喜悦与力度的一掌,好不容易才从野人团里抽身,掏出手机给王杰希拨了个电话。

“嗯?”电话那头,王杰希好像是压低了声音在讲话,鼻音有些慵懒的磁性。

“在忙?”喻文州言语带笑,不过在王杰希听来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两人通话的时候,喻文州的正常语气就是略带笑意,就好像跟王杰希说话,他总是跟得了冠军一样矜持地开心着。

“没有,今天请假了。”王杰希的声音稍稍大了一些,“现在在家给你准备惊喜。”

喻文州轻轻笑了两声,“不是惊喜吗?现在就说出来不太好吧?”

“没关系,告诉你就是为了先让你开心的。”然后一会儿就等着惊吓吧。王杰希笑着把后半句咽进了肚子里。

“好吧。那庆功宴之后我会尽快赶回去的。”喻文州略做思考,又问:“要来蹭饭吗?”

“前微草队长去蓝雨的庆功宴?你要搞个大新闻啊?”王杰希语气不善,甚至装着狞笑了两声。

“呵呵,好害怕啊。”喻文州笑意更深,“换个身份不行吗?大家又不是不知道。嗯?队长夫人。”

王杰希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再说吧,我这边还有事。夫人晚上早点回来,路上小心。”

喻文州挂了电话,一转身就看见身后刷地散开的蓝雨众人,每个人都试图自然地交谈,但浑身上下都确确实实地写着“我在偷听”。逗完夫人心情甚好的喻队只是看了他们一眼,没有揭穿他们拙劣的演技,及其自然地领着一帮人浩浩荡荡前往饭店。

被好心情蒙蔽了感官的喻队没有发现,身后黄少天跟魏琛对视一眼,比了个计划顺利的手势。

――――――――――

前往饭店的路上,喻文州便半推半就地被蒙上了双眼。

“队长你别慌啊,一会儿给你个惊喜!包你想不到!”黄少天激动异常,就差发出哦嚯嚯嚯的反派笑容了。

惊喜吗……喻文州挑眉,“怎么一个两个都要给我惊喜?杰希也是这么说的。该不会是你们串通好的吧?”

“啊?”黄少天愣住了。卧槽卧槽卧槽卧槽??!!不是吧队长这都能猜出来?!你仿佛在逗我??!!别这样啊喂!魏队求救场?!!他转头看向魏琛,入眼的是一张懵逼的老脸和指间摇摇欲坠的烟,只能生无可恋地给他扶了一下。

“没有没有,我是随口说的。”喻文州看不见他们的表情,听见黄少天啊了一声便沉默了,以为他们不想在这种时候被秀一脸,便机智地转移了话题,“我们一会儿去哪儿吃?”

黄少天和魏琛松了一口气,然后不靠谱地回答:“不知道啊!俱乐部定的!”语气理直气壮。

抱着奖杯不撒手的卢瀚文接到黄少天“快点接话茬”的眼神后,心领神会地开始笑话他。

小卢你这个死孩子!黄少天以头抢地,几乎不想在这个嘲讽的世界待下去了。

众人一路笑闹,很快便到了目的地。

喻文州被一路搀扶着,跌跌撞撞地进了包间,被安置在一个高脚凳上,没有可以倚靠的座位,让他一个“盲人”实在有点心里发虚。

“队长,接下来,请接受我们全体退役人员对你深深的恶意!”黄少天说完,张扬地笑了起来。

喻文州正懵着,忽然感觉到有人靠近,因为害怕摔下去而僵直的身体无法做出什么反应。那人一手穿过他的腋下,一手穿过膝弯,稍稍用劲把喻文州抱离了座位。

喻文州不胖,但好歹是个成年的大男人,分量轻不到哪儿去,那人抱得摇摇欲坠,喻文州赶忙搂住对方的脖子以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

“杰希,抱紧了啊。把我摔了可就没人要你了。”虽然身体很诚实,但是依然要逗夫人的喻队终于发话了。

王杰希没说话,也没问他怎么认出来的,因为他现在正在努力摆出轻松的表情。

咔擦。

喻文州听见相机的声音,下一秒自己就被尽量温和地放了下来。解开蒙眼的布条,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因为用力而微微喘气的王杰希。

他笑了一下,坐在高脚凳上附身吻了过去。

趁你喘,堵你嘴!

周围一片起哄的声音,还有黄少天格外突出的一声:“小卢你不要看!!”

――――――――――――

一群人晚上闹到凌晨,喻王二人回家更是闹到后半夜,以至于喻文州第二天正午起床发现这条微博的时候,它已经被转发了几万遍。

@喻文州V:我是困不住的野马,却也想做你怀里的猫@王杰希V。【图片.jpg】

那张配图,是昨晚王杰希公主抱抱起喻文州,喻文州搂着他的脖子,一脸笑意。

======^_^======☆=====O_o========

~喻队什么反应呢owo好奇脸
~然后野马的那句话是码字前看到的23333
~觉得代入喻王真的好喜感但是又没有违和感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高脚凳是借鉴茶会上喻队抱不动老王……哈哈哈哈哈哈哈让我笑一会儿!
~不废话了。全文完qwq
~最后,祝基友石化生日快乐233333晚了好多QWQ果咩!

【喻王】闻舟截溪记

食用须知:(一定要看!!!)
~来跟司机读:wenzhou jiexi 记
~然后,这是一辆车
~是一辆复建期的ABO车
~讲述了大眼发情,微草众人十分惊慌,并找来喻总,喻总临时标记后直接标记了老王的污故事。
~所以我为什么要写简介呢
~因为本车太过含蓄,采用的是骆驼祥子的开车方式
~所以虽然说,污眼看文污
~但是我怕你们不够污。
~以上。

~对了,开完这辆车之后,我被吊销了老司机的驾照……(内心崩溃)

――――――――――

透明车开车啦!司机疲劳驾驶,车可能不稳!请乘客朋友系好安全带!

《闻舟截溪记》

曾有一溪,其波平以至无风,水清以至无鱼,乡人以之为神,无人敢近。忽有一日,溪上狂风大作,乡人惧,请庙中方丈平溪之燥。方丈笑曰,只需一舟,便可截溪燥之源。

余闻舟往截溪,甚奇之,便赴其处,望窥得此间玄妙。蹑行至此,见方丈行舟水上,泰然自若,掌间似有法力暗涌。余再观溪,有气息笼于水面之上,而须臾即逝。溪愈燥,波声阵阵,水温灼灼,溪面一时水汽氤氲,不可视物。方丈不为所扰,驱舟停于溪中一石前,余惑,余生长于溪旁村落,而未见溪中有石如此,盖因溪燥而起。却见方丈轻抚石表,即有水纷纭而至,击于石面,其声隐约,溪似有所感,愈燥。置身如此险境,方丈仍未变色,驱舟又至另一凸石处,炮制此术,手法娴熟。溪燥甚,有物渐显于水中,余始悟方丈此番阵法精妙。

待巨石矗立水面,方丈便驱舟行去水源,余亦尾行其后,得见方丈无边神通。

溪水穿山而过,而口极狭,方丈但笑不语,未见恼色,掌间法力化作三缕,依次探入口中,法力渐强,口亦随之扩大,方丈驱舟行于其中,水流温和亲附,并无它碍。

待方丈行至水源之地,已过子时,方丈仍无倦意,溪燥亦已被法力压制,方丈却觉不安,自怀中摸出一瓷钵,蓄足法力后将其挥洒而出,钵中之物顺流而下,溪水亦归于平静。

洞中之事,乃余道听途说而知,未能入内一观,余仅亲眼见得溪中巨石复而沉入水中,未几,有鱼自山中沿溪游出,往来翕忽。

方丈仅以一扁舟截一燥溪,乡人皆引以为神迹,与溪共奉。今日此溪,其虽有风而波平,虽有鱼而水清,方丈泛舟溪上,怡然自乐。

――――――――――

乘客朋友们请不要殴打司机,并从后门有序下车QWQ
我承认我不会开车了……跪地

高考完啦!

然而一副全职已经出坑的样子……(我好方)
我对双花还爱的深沉QWQ

接下来……想渣魔道祖师的同人怎么破……………………

【全员】高考高手

高三淡圈礼w
三党们一起加油吧!!

· 放心吧,高三什么的,我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我会回来的。——叶xx

· 全职圈,再混十年都不会腻。——叶xx

· 更新?休息一百天,然后回来。——叶xx

· 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群有手机的疯子。——喻xx

· 今天我没考好,我无话可说。但是,明天则未必!——孙x

· 以下克上!——唐x

· 我会尽全力把意外缩减到最低。——张xx

· 高考很重要,超乎一切的重要!——xx乐

· 将心中的杂念射杀干净吧!——孙xx

· 考生们,要肩负起自己的未来啊。——王xx

· 高三的少年们颤抖吧!本大爷要好好学习了!——魏x

· 有我,第一没跑了!——方x

· 我会让学霸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高三的!——孙x

· 用你最舒服,最擅长,最习惯的方式去学习就好了。——王xx

· 只要是坐在考场上,就应该全力以赴!——楚xx

· 百日了?放心吧!我喜欢在关键的时刻发力!——包xx

· 什么都不会?没关系,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喂!真的没关系吗!)——苏xx

· 每一个不甘的离开,都是为了最后的归来。——虫爹



· 距高考还有122天。
————————————————
啊啊啊我还有脑洞没有写啊
啊啊啊我还有点文没有还啊
啊啊啊我……
哦是时候去学习了………………
也不说什么煽情的话啦w
反正也就是一百多天的事owo
哦艹只剩一百多天了吗!!!!
………………………………………………
我觉得离别的气氛都被我破坏完了
(黄豆微笑)(手动再见)
那我就……先溜咯?
六月再见啦各位!希望回来还能看到你们!
(踹飞x)

2016.2.……
等会儿今天几号?
日子已经过糊涂啦……

2016.2.14        00:00
……诶哟我去今天情人节啊!!!!
呀!!!
荣耀我爱你!!!
全职我爱你!!!
看我渣文陪我渣字小伙伴们我爱你们!!!!
张佳乐我喜欢你好久啦!!!
张新杰我喜欢你也不少呀!!!
杰希阿姨洗铁路啊!!!
嫁给我吧杰希!!!(O_o:好。)
↑疯子,勿理。
上面谁啊我不认识。

……………………
怀疑自己黄少附身了……(深沉)

好哒,就酱。

(不要拦着我我还能说到地老天荒啊——————)

                                                                情人节,芥城敬上。

【双花】十曲游戏1~3

· 这是一个叫做十曲游戏的东西w
· 大概就是……跟着bgm写段子23333
· 今天先写三个w分别是……魔性,虐,甜。
· OOC有qwq
· ……lof改版好不适应……不!重点是!它!推荐!推荐不算热度了啊QWQ……

1.吉原哀歌(96猫)

“哟,孙少爷您可来了。”妈妈桑掐着嗓子朝花楼外的孙哲平招呼,“我这就带百花公子下来。诶哟,您可不知道,百花对您可是痴心一片啊。您不在这段日子,百花公子可是门户紧闭,谁都不见呐。就连那……”

百花……孙哲平皱眉,一只脚刚跨准备进门槛又收了回去,“算了,我今天还有事,改天再来照顾南云楼的生意吧。”

“诶?诶!孙少爷!孙少爷!”妈妈桑揪紧了手帕,见孙哲平毅然转身,不像是有回来的意思,一时间急得直跺脚。

忽得,平地间自上而下掀起一阵香风,孙哲平一个眨眼的功夫,一道红绫携着股凌厉的杀气直刺他面门,他下意识旋身躲一步站定,再看向原处,一柄泛着寒光的剑斜斜刺入地面,剑身上裹着的红绫还未全部撤开。

显然,刚刚那杀气也是这红绫的主人发出的。

那剑,孙哲平自然认得,那是他尚在师门时用惯了的那柄。红绫,孙哲平自然也认得,南云楼百花公子一袭红衣,京城谁人不知。

“你这是做什么。”孙哲平叹了口气,“下来说话。”

红绫收势一顿,旋即扬起,翩然旋转间化作一柄赤红宝剑直指孙哲平要害,持剑之人红衣纷扬,潇洒而不带一丝女气。

“孙哲平,你叛离百花,我张佳乐奉师门之命,前来取你……我靠!你干什么!”张佳乐被孙哲平的动作惊得变了脸色,凝聚在红绫尖端的剑气瞬间消散。

孙哲平方才顺着张佳乐冲过来之势,倒退两步作为缓冲,把人搂进了怀里。

“你要娶我?”孙哲平靠到张佳乐耳边,说话间故意加重了呼吸。

张佳乐的耳朵瞬间变成了和衣服一样的颜色。

“呵呵,老头子们是想让我娶你吧,嗯?”孙哲平轻笑,“搞那么多幺蛾子。有意思没。”

“反正,就算我离开了百花,也永远离不了你啊。你说是不是,南云楼的琴师,百花公子?”

——————————————————

“张佳乐我看你最近贼胆不小啊。”
“我又怎么了孙哲平你把话说清楚!”
“给别的男人弹琴唱歌几个意思?”
“…………艹。”
“是吗?呵。”
“……啊?”
“你不是想做吗。我成全你啊。”
“靠啊孙哲平我不是那意思!”

2.aLIEz

“BH01报告母舰,BH01报告母舰。已成功歼灭敌方第三支队。现燃料即将耗尽,初步估计60秒后会被卷入TY1905号黑洞。重复一遍……”

“可恶!”张佳乐坐在母舰驾驶室,一拳用力地砸在控制台上没有按钮的部分。耳边孙哲平的声音冷静地重复着他危险的处境,而他只能坐在这里眼睁睁看着搭档离战场越来越远。

“张佳乐,冷静。”孙哲平听到了那边的撞击声,眉头微微皱起,“我给你报告这些,不是为了让你分心。”

发泄了一拳的张佳乐做了个深呼吸,“我知道了。”他语气平静,却叫人分明感受的出平静下的暗流。身为副指挥,他自然知道什么才是当下该做的。

“那我切断通讯了。”犹豫了一下,孙哲平还是开口。

“……”张佳乐无言。仅仅是一个“好”字,他也无法说出口。

沙沙的电流声中,传来孙哲平低低的轻笑。

“怂什么啊张佳乐。”

“加油啊……”

————

通讯切断。

3.Evergreen

公园里的夏风轻轻地攀上脸颊,微微有些痒。张佳乐想伸手去挠,抽了抽手却发现没有动静,歪头一看才发现孙哲平已经靠在椅背上睡着了,左手和自己抽不动的右手紧紧相扣,放在他腿上。

孙哲平睡姿颇有些奇特,头一点一点的,十分不安稳的样子。张佳乐用左手摸了摸下巴,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后微微倾身,把孙哲平的脑袋扳到自己肩膀上。肩膀上沉甸甸的重量让他忽然想到了“幸福的负担”。

什么鬼啊。他噗地笑了出来。

微微的困意袭来,张佳乐的脑袋晃了两下,轻轻靠在了肩膀那颗脑袋上。

夏风之中,公园长椅上互相依偎着安眠的,就是他们的幸福啊。

tbc.

如果今天……你们在首页刷出一群狗……

请不要打我xx

那都是我干的qwq

但……

好萌啊啊啊啊啊啊啊wwww!!!!!

求血包啊啊啊啊啊啊啊///w///

我要狗带辣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