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城_无定性少年

求求大噶给我评论QAQ
什么都想搞,啥都搞不好。
杂食动物√ 最近沉迷小英雄的各种……非常杂食了ww
――――――――――
不得不说世事变迁的太快,但还是喜欢那句话:此心安处是吾乡。这儿芥城,欢迎勾搭w

【愁湊】有樱花飘落的断崖

·弦音同人 cp 藤原愁x鸣宫湊
·动画党 没有补小说 所以OOC预警……
·是甜!是糖!是he!不要被名字骗了!
·结尾再解释文名叭qwq
·又名《藤原愁先生一波三折的告白历程与鸣宫湊先生的一记直球》
·有出柜情景233333(字面意义上的)
·有点长,而且也不是什么有趣的梗,所以……只能哭着求求你们看了(喂,你这人x)
·很久,很久,超级久没有写文了。本来也没啥文力现在肯定更菜了……希望看文小天使们多给我意见噫呜呜噫。不胜感谢!
·都没有问题的话就冲鸭――



    日本高中的毕业时间是每年的四月初,樱花盛放的时候,偶尔有微风吹过,就会有花瓣纷纷扬扬地飞下枝头,像是少年人蛰伏的情愫一般经不得丝毫撩拨,整个世界都被晕染上一层层暧昧的粉色。

    鸣宫湊穿着风舞高中黑色的校服突兀地冲进了桐先高中的人流,他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碎发被打湿成几缕贴在额头,衣领上还夹了一片不知何时落下的花瓣,整个人在衣冠楚楚的桐先学生中显得不伦不类。

    他试图拨开与他方向相反的人流,不停地对撞到的人们说着“对不起”,声音因为跑了太久而变得沙哑,甚至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汗水在眼眶上方汇聚又被抖落在路上。

    是不是来不及了……

----------

    “……愿各位能在桐先之外的地方,绽放出比此时更加耀眼的光芒,谢谢大家。”发言结束后便是经久不息的掌声,台上矜贵的少年停顿了几秒,转身面对主席台中央反射着金光的校徽深深鞠了一躬后便走到了幕后。一离开观众的视线,他就拿出手机点开,后台的通道灯光很暗,屏幕上骤然亮起的光令他下意识眯起双眼,看清屏幕上的内容后,他呼吸一窒,闭上眼睛又睁开,可看到的还是毫无动静的短信和通话界面。他眉头簇起,抿住嘴唇,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礼堂。手机屏幕上是两条他发出去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复的孤零零的消息。

    “湊,我喜欢你。”

    “今天我的毕业演讲,你会来看吗?”

    藤原愁猛地推开应急通道的门,脚步急促,似乎想要摆脱后台的昏暗却又不得其法,只能不停地加快步伐。无论再怎么被称赞成熟,此刻的他也只是一个被告白对象无声拒绝了的少年而已。他奔跑在樱花树笼罩下的街道,鞋子重重碾过落了一地的粉色。明明是浪漫又暧昧的颜色,现在却只能让他感到粘腻心烦。

    下意识地,藤原愁跑进了一片安静的绿色,那是他熟悉的射场。

----------

    鸣宫湊狼狈地在礼堂门口停住脚步,低着头,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呼吸。他用斑驳潮湿的衣袖抹去眼周的汗迹,耳边只有花瓣在风的帮助下互相摩擦的沙沙声和礼堂里清扫阿姨的低声交谈。

    “孩子们家教好就是不一样啊。”

    “很厉害啊,举手投足之间那种从容的气质。”

    “你是在说今天上台演讲的那位优秀毕业生吗?”

    “是啊,小姑娘们看到他都一副很激动的样子。”

    “哈哈哈,这样优秀的孩子,衣服上的纽扣怕是会被抢光吧……”

    是在说……愁吗。湊下意识攥紧了手。关于藤原愁这个人的优秀程度,他一直都很清楚,除了弓道,他好像什么都比不上愁,或者说是追不上要更加恰当,毕竟在自己心里,他们从来都不是什么攀比的关系。就像他赶来之前,静弥笑着点醒他:“愁他不是你的敌人,为什么要比较呢?只要并肩同行就好了啊。”

    他和愁从小一起学习弓道,一起升上同一所初中,进入同一个社团,一起完成训练与比赛,一起面对失败和成功。鸣宫湊确信,直到他在比赛上过早放出那一箭之前,他从不认为自己和藤原愁之间有多大的差距。

    总是无法调整好的状态让他不知所措,填报了风舞的志愿后,他断了和所有弓道社队友的联系,藤原愁是他拒接的第一通来电的拨打者,也是他拉黑的第一个人。现在想想,他还是觉得有点对不住愁,虽然在重新拉开弓弦的那天,他就已经利落地把愁从黑名单放了出来。

    “我想站得更高,去看更远的景色。但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

    “所以我需要你,需要那个有可能与我比肩,站在同一个高度的你。”

    夕阳,微风,青草的味道,还有少年深邃坚定的紫色眼瞳……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那副画面总会在湊走神的时候出现在他脑海里,现在他算是明白当时那份令人忍不住握紧双手的感觉了。

    那份触及心底的悸动,叫做喜欢,凌驾于友谊之上的,会诱惑人做出更加逾距之事的感情。

    当时的湊可不明白这些风花雪月的事,他眼中只有弓弦和箭矢。他把空闲的时间全泡在了学校附近的射场里,在某次与愁意外相遇后,两个人便开始经常一同训练。静弥那时说,要不是湊还背着弓箭,他都要以为湊是急忙赶去约会呢。

    不论中间的过程出现了什么差错,他们还是回到了一起。一起搭弓射箭,聆听对方的弦音……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在并肩同行的不是吗?

    想要和愁就这样一直走在一起。这么简单的道理,他居然花了这么久才想通,果然和愁那家伙还是有差距的吧。

    湊这样想着,嘴角不自知地翘起,渐缓的呼吸带着头脑一点点冷静下来,他直起身子,走进礼堂向清扫阿姨询问这位优秀毕业生的去向。

    “不清楚诶,他一讲完就离开了。”微胖的那位摇了摇头。

    瘦的阿姨看到面前少年突然失望的目光,稍加思索又提醒他:“不过我记得毕业生们在典礼结束以后都会去班级或者社团合影的。”

    胖阿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每年应该都有的吧。”她看了一眼礼堂门口的方向,“话剧团的孩子们也差不多该来了。”

    “你不如去那孩子的社团看一看?”瘦阿姨眯着眼微笑总结到。

    湊被两位阿姨的热情冲击的有些不知所措,他愣了一下问:“那……请问,弓道社怎么走呢?”

    “弓道社很好找的。”胖阿姨手里拎着扫把比划,“出礼堂以后绕到背后,有一条很长的樱花街道,沿着走的尽头就是了。”

    “非常感谢您!”湊给两位好心的阿姨鞠躬道谢,转身小跑着去寻找那个少年。那个在现实一直与他同行的少年,那个曾入他梦境的少年,那个想要与他更加亲密的少年。

    藤原愁。

----------

    踏进桐先弓道社大门的一瞬间,湊就有点后悔了。准备室里数十双眼睛都转向了这个穿着外校校服的不速之客,有经常跟队看比赛的成员认出了门口尴尬愣神的这位敌军主力,挠了挠头,不知所措地招呼了一声:“鸣宫前辈……是来找藤原社长的吗?”

    湊完全没有想到桐先会有弓道社正选以外的人认识他,愣了愣脱口而出道:“诶?你认识我?”

    打招呼的社员腼腆地笑起来:“我们经常会听正选和其他前辈们提起风舞弓道社,我恰好跟着前辈们去观看过几次比赛,鸣宫前辈的射形真的非常好看!”

    “啊……那个……谢谢。”湊第一次被外校的小孩用这样崇拜的语气谈及,歪了歪头笑着感谢,然后有点担忧地问,“愁……我是说你们藤原社长,他在吗?”

    “藤原在射场里。”桐先的教练摇着粉嫩可爱的团扇从射场走进来,他眯眼看着面前仪容凌乱的少年,汗湿的短发下,碧色的瞳孔里好像装着盈盈碎光般澄澈,让人生不起拒绝或是欺骗的想法,教练略作思索说,“你不如去休息室等他吧。正选休息室很大的。愁和你关系很好,想来也应该不会介意。”

    鸣宫湊怔愣了一下,他确实不太想站在这里被进进出出的桐先学生围观,但第一次来桐先的弓道社就直奔正选休息室的话……有一种奇怪的登堂入室的感觉啊。

    果然还是心态不一样了吗。鸣宫湊被自己调侃得思绪大乱,下意识就接受了教练的提议。

    “好的。谢谢您!”

    他以为自己思绪万千,其实他是答应得干脆而响亮,声音里还全是自己都没有听出来的笑意。

----------

    射场内安静得能听到风吹动草叶的声音,还在训练的几人大气都不敢出,手上机械地拉弓射箭,眼神却偷偷瞄向站在最左侧的那个人。他不断重复着拉弓的动作,身姿挺拔,肌肉紧绷,漂亮的射形把他衬成了一幅画,风不断掀动着他前额的刘海,紫眸中平静而专注的目光却没有因此被打断分毫。

    “社长拉了一百多次弓了……”

    “可是没有一次放手射出去……”射场角落,橘发的双胞胎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社长低气压成这样我都不敢练习了……”

    “谁不是呢……生活好苦。”

    “不过你说……社长是不是……失恋了啊?”

    咻――

    话音未落,箭矢的破空声便打破了射场的沉寂。

    藤原愁收弓离场。

    他没有回头再看一眼那支偏离了靶心的箭,失误松手的一刹那他就已经预见到,这一箭多半是要脱靶,能将将射中箭靶边缘已经是运气好了。上百次反复拉弓又放下,他还是找不到那种游刃有余的感觉,因为他的心不静。

    以往站在这个位置,他的眼里便被葱茏绿意和那块黑白的箭靶填满,耳中也只听的到弓弦紧绷的声音,而方才他看得到射场外摇晃的樱花枝,听的到角落里的窸窣耳语,他放箭前原本应是平静无波的心,变得凌乱嘈杂,反复拉弓想要摒弃外界的干扰,角落里不经意的“失恋”两个字却像惊雷一般炸响在耳边。

    他,藤原愁,被自己放在心尖三年,或许还要更久的暗恋对象,鸣宫湊,拒绝了。

    走向场外的短短几步路里,这段话就在他脑海里疯狂播放着。他没有再试图让它平静下来,因为显然,这对于他一直冷静的头脑来说,是一场连拉弓都无法平息的混乱。

    菅原兄弟俩对视一眼,起身追上垂着眼走向休息室的藤原愁,他今天过于反常了。毕业典礼这个特殊的日子,加上这个不停滑动手机好像在等什么消息的人……

    最重要的是,他们知道三天前藤原愁给那个人发了告白的信息。

----------

    同在一个社团的三年时间里,菅原兄弟从未见过藤原愁与别人熟络,除了每日都要去找风舞的鸣宫一起去射场以外。他们一直知道社长总是对鸣宫湊有超乎寻常的关注,但从未想到有一天会从藤原愁口中听到那样一个偏离了友谊的解释。

    大概是一年以前,从不缺席社团活动的藤原愁破天荒地向教练请了假,他们两人因为好奇就偷偷尾行,车子左拐右拐竟然停在了风舞高中门前。就在他们猜测这位桐先贵公子怕是交了一个风舞的平民女朋友时,鸣宫湊背着弓袋和箭袋顺着人流走出了校门,举着手机好像是在与人通话,紧接着他们就看到藤原愁从车上下来,手上同样握着手机靠在耳边,他略有些焦急地向对面走着,最后在马路中央与鸣宫湊相遇。藤原愁放下手机,半是强迫地接过鸣宫湊背上的弓袋,鸣宫湊则是一脸无奈地说着什么,两人并肩走回车边,藤原愁开门把鸣宫湊和弓袋一起塞了进去,动作熟练得像是每天都有练习一样。

    菅原兄弟俩怔愣地驱车跟在后面,目睹了桐先这位贵公子跟在敌校主力身后从菜市场逛到超市,最后相携走进敌校主力的家门甚至遣返了司机一副要在此留宿的模样……

    第二天,这位从来都是仪容工整的贵公子眼下隐隐有些发青,课间时支着头一副困倦的样子让清楚地看见了故事开头的菅原兄弟俩脑补了一出不得了的经过,两人慌慌张张地扭头对视,一个人眼睛里写着“我害怕”,另一个眼睛里写着“好后悔”,之后的一整天里,看到故事主角就会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意。浑浑噩噩上完今天的课,他们意料之中的被藤原愁叫去了偏僻的角落。

    “我知道你们昨天跟了我一路。”藤原愁开门见山地抖出了两兄弟见不得人的行径,还未等他们措辞道歉,藤原愁接着开口道,“你们心里可能有些猜测,也不尽是错的。”说完这句,他停顿了两秒思考措辞。

    “我和湊是朋友,但我单方面希望我们可以更近一点。”

    菅原兄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深意,藤原愁却没有给他们思考的时间,语气平淡得像是在说今天天气还不错。

    “我们的关系就是这样,你们可以不用费心猜测了,不过也请你们对此保密,有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可以直接来问我,不需要用这种费时又费力的方法的。”

    “走吧,该去训练了。”说完,他先一步离开了这个僻静的角落,留下菅原兄弟在原地回味着他话里隐藏着的巨大信息量。

    那天的训练菅原兄弟一直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脑子里他们所见过的藤原愁和鸣宫湊的相处片段像走马灯一样放个不停。

    是了,藤原愁的心意在外人看来再明显不过,而那位鸣宫湊或许是因为习惯而对此毫无察觉。

    想跟挚友谈恋爱真是一件过于困难的事啊。

----------

    鸣宫湊坐在正选休息室的长凳上,面前正对着的柜子上贴着写有“藤原”二字的便签,柜门虚掩着,看得出主人离开时的匆忙与焦躁。

    匆忙与焦躁。

    这两个本应与藤原愁完全沾不上边的形容词,突兀地出现在了鸣宫湊的脑海里,他忽然觉得有些愧疚,只能一遍一遍打着腹稿,想着如何解释自己这几天的逃避,如何表达今天没能看到他毕业演讲的遗憾,再如何在最后顺势绕到那个问题的回答上,然后给他想要的答案。在鸣宫湊的设想里,那个时候他们应该恰好走在那条樱花道上,他可以装作不经意地触碰愁的手指,轻轻地擦过指尖上的茧,如果是那样的告白环境,愁应该会原谅他之前的踌躇不前吧。

    用尽了全身的浪漫细胞,正在脑中模拟各种告白情景的青涩少年忽然眼神一凛,耳朵微动――

    他听到了菅原兄弟的声音,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个不停,随着距离逐渐靠近,他们的对话也变得清晰起来。

    “不说这个了,愁你听我说,如果鸣宫真的拒绝你的话……”

    “这还有什么好假设的啊千哥,很明显是默认拒绝了嘛。”

    “也不是没有可能吧,这种事思考的久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啊。”

    “说的也是……鸣宫那种人看起来很符合深思熟虑的设定呢。”

    “所以说如果,我是说万一,鸣宫还是拒绝你了的话呢?愁你怎么打算?”

    对话的声音越来越清晰,鸣宫湊坐在凳子上开始紧张得坐立不安。他们正在谈论自己,还在愁面前假设出自己拒绝愁的心意的情景?

    怎么办……好想听愁的答案,他会说什么呢?应该会是“就这样吧”之类的冷静的话吧。

    ……可是他们马上就要走到门口了啊!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慌乱中,鸣宫湊一头扎进了藤原愁虚掩着的衣柜,因为紧张而狠狠拉了一下柜门。

    咔哒。是休息室大门被钥匙打开的声音。

    也是藤原愁的衣柜门被锁上的声音。

    桐先高中部的衣柜似乎比初中部高了不少呢……站在柜子里都不用弯腰的鸣宫湊在极度紧张中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感叹。

----------

    “所以说如果,我是说万一,鸣宫还是拒绝你了的话呢?愁你怎么打算?”菅原千一一边翻找着休息室的钥匙,一边给藤原愁做了一个应该是最坏情况的假设。

    还能怎么打算呢……藤原愁沉默着拿出自己的钥匙打开门,“没有打算。”他说。说他逃避也好,自私也罢,总之他从来没有打算过和湊分开的未来。

    菅原万次语气震惊到夸张地反问道:“那你现在就没什么想法?”

    藤原愁正疑惑着自己被关上了的衣柜门,菅原万次这一问打断了他回忆的思路,他叹了口气,语气里尽是无奈和无边的温柔。

    他说:“我现在只希望自己没有给他带来困扰吧。没有别的想法了。”

    语毕,他低头看了一眼掌心的钥匙,确认无误后插进锁孔,微微用力打开了门锁。

    咔哒。

    迎接他的是一个从柜子里扑出来的突然的拥抱。藤原愁在怔愣间闻到了熟悉的自己的味道和他肖想已久的,鸣宫湊的味道。

    “愁。”鸣宫湊忘记了所有的腹稿,柔和的夕阳和藤原愁一起闯进他眼中之后,他脑中有一瞬的空白,身体却先一步迎了出去,嘴上只来得及出声叫出他的名字。

    两人踉跄着倒在衣柜前的长凳上,藤原愁在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刹那便下意识环住了怀里人的腰,鸣宫湊柔软的头发因为缓冲的力道而紧紧贴在他的颈侧。

    就这这个他们相识以来最亲密的动作,鸣宫湊缓过神来,微微仰头,嘴唇几乎要贴上藤原愁逐渐发红的耳廓。

    “愁,我喜欢你。”

    藤原愁觉得,自己的弦音从未这样清晰过,那是心弦在重归平静的思绪里被拨动的声音。

――END――

·终于可以入住愁湊社区了噫呜呜噫。我要买5000字的房!
·文名断崖指的是愁总以为被拒绝时候的心理,樱花飘落就是湊的直球回应以后愁总的心理。我用别的话形容不来,非要直白一点大概就是……
突然兴奋.jpg吧?
(被打x)

评论(10)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