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城_大写的浪

不得不说世事变迁的太快,但还是喜欢那句话:此心安处是吾乡。
高考复健期w
这儿芥城,欢迎勾搭w


本命双花双鬼张副大眼。
不怎么吃伞修和all叶……

#给亲爱的大眼儿爸爸的父亲节贺文w#《微草熊孩子们的父亲节礼物》

啊啊……有点儿晚了QwQ……

不说废话了w,欢脱向,略带方王w,以下正文w。

――――――――

        周六夜晚,已经到了该睡觉的时候,森林深处微草孤儿院的游戏室里,却依然灯火通明。

      “下周天就是父亲节了。”刘小别反跨在木马上,双手撑着膝盖,一脸严肃地看着面前躺得七扭八歪的弟弟妹妹,提高了声音说:“我们得给爸爸送点什么啊?”

      “可是……”高英杰坐在滑梯下面举了举小手,“可是去年,爸爸说,今年过节不收礼的……”

        站在秋千上的柳非一个踉跄,“诶诶诶?!!爸爸什么时候说的?!”

      “柳非姐,后来爸爸在午餐时间放了一周的脑白金广告……”乔一帆捧着水杯站在滑(gao)梯(ying jie)身侧讷讷地说。

        今年过节不收礼呀~~~收礼只收脑白金~脑白~金……

        那天,孩子们终于想起了,被脑白金广告所支配的恐怖……

      “那……给爸爸送脑白金?”周烨柏一时脑子短路,呆呆地说。

        肖云反手给了他脑袋一巴掌,“笨!爸爸都那么聪明了,哪儿用得着啊!”

      “不要放弃治疗啊,烨柏。”袁柏清拿着一套玩具听诊器,在周烨柏头上装模作样地听了两下,捋了一把空气胡子道:“这样罢,老夫给你开份方子,调调气血,再辅以脑白金二斤,虽不能根治……诶哟你打我干嘛?”

      “打的就是你这个蒙什么大夫!”周烨柏扑上去,把"袁老医生"按到了地上。

        柳非歪着头想了想说:“是不是蒙人大夫?”

      “柳非姐,那个好像是蒙古大夫……”乔一帆小声纠正,然后得到了姐姐的摸头杀,“一帆,咱能不拆姐姐的台嘛!”

        一脸大哥样儿坐在木马上的刘小别抽着嘴角,看着前一刻还安安静静的弟弟妹妹们瞬间挤到一起愉(da)快(da)玩(chu)耍(shou),感觉不会再爱了。

      “许――斌――哥――”刘小别一脸绝望地仰天长啸,然后英勇地翻过木马栽倒了地上。

闻声抬头的许·真老大·斌,看到了一个摇晃着的木马。

      “咳。”许斌清清嗓子示意大家安静一下,毕竟是年纪最大的长兄,虽然平时不太活跃,但那份沉稳(?)也足以镇压弟妹们了。

      “刚刚看到柏清,我忽然想到一个礼物,送给爸爸他一定喜欢。”许斌放下手里的书,一本正经的开口:

      “我们把方医生送给爸爸吧。”

        扭打作一团的小孩子们一脸恍然大悟。

      “就这个!”刘小别坐在地上拍了地面一掌,“爸爸一定喜欢!”

        吱呀――

      “怎么还不去睡觉?”王杰希穿着衬衫推开门,一大一小的眼睛扫过整个游戏室,默默地点好了人数。

      “爸爸我们这就去睡!”刘小别蹦蹦跳跳地跑到王杰希身边,拉了拉他宽厚温暖的手笑着喊:“爸爸我今天有努力练剑!和英杰练习魔法一样努力!”

        王杰希笑着摸了摸他的碎发:“嗯,小别很棒。”

      “我也是我也是!”柳非远远地摆了一个标准的射击姿势,帅气地一抬手腕,嘴里还配着“砰”的一声。

        一群孩子叽叽喳喳地拥蹙着王杰希回到卧室门口,有的乖乖地躺到床上,有的翻来覆去地踢被子。王杰希耐心地逐个照看过去,确认孩子们都睡着了以后才悄悄关上门,回到隔壁自己的卧室入睡。

        黑暗中,只听到一个细细的声音说:“喂,我们明天就出发吧!”

        然后从各处传来了低低的应和。


――――qwq我是微草熊孩子们用高英杰的水晶球找到了方士谦然后风尘仆仆披荆斩棘伤痕累累地来到了方士谦隐居处的分界线qwq――――


        高英杰和乔一帆扶着站不太稳的刘小别站在一座木屋门口,身后的微草众人,除了有点洁癖的女孩子柳非,都已经七零八落在树后躺了一地。

      “就是这儿没错了!”高英杰深吸一口气,紧张得站的笔直,“一帆,别哥,你们准备好了吗?”

      “嗯,好了。”只见身侧的二人一人兜着麻袋的一角,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高英杰伸手轻轻敲门。

        里面传来了一个温润的声音:“请稍等一下。”

        没多久,木门便被轻轻推开,方士谦平视的目光并没有看到什么,他愣了一下,忽然陷入一阵黑暗,心道一声不好,紧接着便感到后颈一阵疼痛,没了意识。


――――hhh我是微草熊孩子们简单粗暴地绑走了方神一路艰辛地将这个大麻袋拖回孤儿院的分界线hhh――――


        回到孤儿院,正好过去了一个星期。

众人刚进门,便看到了坐在院落中小憩的王杰希。

      “爸爸!我们回来啦!”刘小别直接激动地喊了出来。

        乔一帆刚想阻拦,却看到王杰希已经挣开了眼。

      “这是你们的战利品?”王杰希看了一眼大麻袋,总觉得哪里奇怪。

        孩子们把他推到麻袋跟前,将他和礼物围在中间,异口同声地喊:

      “爸爸父亲节快乐!这是我们送你的礼物!”

王杰希愣了一下,然后压下发自肺腑的微笑,还算严肃地说:“去年不是和爸爸说好,不买礼物了吗?”

      “不是啦爸爸!”“你先拆开看看嘛!”

        实在是迫于孩子们的催促,王杰希这才蹲下来打开麻袋口。

        他吓了一跳。

        一个乌黑的脑袋在他面前晃了晃,显然是个活物。他手忙脚乱地把这个“动物”解救出来。

      “方……士谦?”


――――我是熊孩子和爸爸愉快吃晚饭而方士谦在王杰希屋里休息的分界线――――


        一顿晚饭后,高英杰拉住王杰希的衣角问:“爸爸,这三年,你为什么不找方医生呢?我都有能力找到他,你为什么不找呢?”

        王杰希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嘴角微微勾起。

      “没什么,不愿找罢了。”他摸了摸小孩子的头,把他抱到腿上,其他孩子也纷纷效仿,一瞬间的事儿,王杰希身上就挂满了熊孩子。

        他感受着孩子们温暖的体温,惬意地眯起眼睛微笑。

        其实啊,我是怕找到他,会忍不住追他回来。但是我一走,你们可怎么办呢?

        你们是上天为我送来的,最好的礼物啊。


――Fin.――


by.芥城qwq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