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城_大写的浪

不得不说世事变迁的太快,但还是喜欢那句话:此心安处是吾乡。
高考复健期w
这儿芥城,欢迎勾搭w


本命双花双鬼张副大眼。
不怎么吃伞修和all叶……

【高三荣耀05肖戴篇】十万个让小戴好好学习的办法(上)

· 我……我不是故意要打那个“上”的……我……我是真的卡文了QAQ

九月中旬,其实早已入了秋,但像今天这种天高云淡,微风和煦的好天气仍是不多。难得天公作美,又撞上周末这么个闲暇的日子,原本正适合秋游。驾一叶扁舟,纤夫不急不缓地摇动着船桨,游人坐在舟中眉眼带笑,借那一缕江面细风凉了手中新沏的茶……

戴妍琦想着想着,也不自觉的弯了眼眸。

如果身旁再坐一个他,就更妙了呢……

不过可惜了,脑补的画面再怎么妙,对于周末还要到学校自习的高三党来说那都是impossible。戴妍琦抿着嘴角叹了口气,偷偷翻了个白眼,似乎这样就能把注意力翻回面前这张英语卷子上。

不过显然,小戴同学失败了,盯了卷子整整一分钟后,她就丢兵弃甲地败下阵来,被英语卷子折磨的几近癫狂的姑娘,深深地向它低下了头,以一个脸滚键盘的姿势与它来了个亲密接触。

“滚键盘好歹也能滚点乱码,然而滚卷子并没有什么卵用啊!!!”她有点自暴自弃的想着。

教室里人不多,大部分同学都选择在家或是图书馆学习,毕竟让人一周七天全泡在同一个地方,未免有些厌倦,不过戴妍琦倒不在意这些,她在哪里学习都是一样的状态差,还不如和肖时钦来学校,还省得妈妈在家里唠叨。无非就是那些表扬肖时钦的话,有时戴妍琦都会怀疑,肖时钦那家伙才是老妈的亲儿子,自己大概是肖时钦他妈妈的亲闺女。

“哎!”脑洞已经突破天际的的某人忽然感觉脑壳一痛,立刻来了精神,猛地直起腰板愤然盯着桌前一脸淡然的凶手。

“你瞪我干什么?”凶手丝毫没有负罪感,反而推了推眼镜,脱手拎起桌上的英语卷子浏览了几秒钟,然后把卷子放回桌上叹了口气。

方才还生龙活虎的戴妍琦立马变成了一只夹着尾巴的猫。

“小事情……我实在是不想写啊....”她在桌上趴成一摊,下巴支着桌面有气无力的说。

肖时钦一面坐回自己的位置,一面移开目光,有点无奈的开口:“我说你……能不能上点心?”

“方锐?”戴妍琦下意识接了个茬,愣了一下又抿着笑解释,“不是...我就是一顺口。”

坐在教室里默默围观的李轩一个没忍住,噗的笑出来:“哈哈哈!我明天要告诉方锐哈哈哈!肖时钦让小戴上了他噗哈哈哈!”

戴妍琦黑线,肖时钦一脸不忍直视地扶额“...当我没说”

李轩那货一笑,不知怎的就停不下来。坐在他前面串班来上自习的吴羽策终于在后桌神经的笑声中爆发,直接把桌上的书本往书包里一扫,干净利落的抡到背上,单肩背着离开了座位。

“卧槽...”李轩傻眼了,拍案而起就要追上去,“卧槽阿策我错了!!!别走啊喂!”

吴羽策正走到门口,闻言竟然真的停住了脚步,偏头看向李轩的目光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我去上课,中午一起吃饭。”

“好好好!”李•真狗腿•轩在得知对方没有生气之后,心里更是十万个愿意,就差吐出一句yes,I do了 。

当了半天背景板的肖戴二人终于又有了新话题。肖时钦听到吴羽策说去上课以后,灵光一现,忽然就想到一个让戴妍琦好好学习的新方法

“小戴,你要不要跟我上竞赛?”肖时钦抱着刚刚从桌斗里取出竞赛书问

“纳尼?”戴妍琦眨了眨眼“这样好吗?我又没上过...”

“没让你听课...你可以去写作业。”肖时钦眯起眼睛笑了一下。“我记得你比较喜欢上课写作业”

戴妍琦眼前一亮,唰的举起一条胳膊,另一只手拍了两下桌子以表达内心的激动之情:“我去我去!!!”说着低下了头去开始翻腾书包

肖•心脏•时钦垂下眼看着她毛茸茸的脑袋,眯着眼睛似乎又多了些得逞的神情

“啧……”目睹了这一切的上帝视角的李轩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

——————————————

周末的教学楼里其实并没有多少人,戴妍琦背着书包跟在肖时钦身边,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两人此起彼伏的脚步声,每一声都拖着长长的回音充斥在楼中。

“喂,小事情…….”戴妍琦开口打破了周而复始的脚步声,听着走廊前后的回音吐了吐舌头,一副自娱自乐的样子,完全忘记了自己要说的话。

肖时钦竖起耳朵听了半响,却并没有捕捉到对方的下文,侧头看了一眼,无奈的问:“怎么了小戴?有事就说。”

“哦哦哦!”戴妍琦一拍头顶,笑得眯起眼,“我刚刚就是想问你,这样一节课间就多了一个人真的大丈夫?”

肖时钦点头:“没事,两节课不是同一个老师,而且也不点名。放心去。”

“那就好!”戴妍琦笑着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果然还是小事情靠谱!”

肖时钦被拍的一个踉跄,那一巴掌真是暗含力道,看起来挺随意,音效也不怎么华丽,可伤害值却是100%暴击的版本。真是“畅快”的打击感啊…….肖时钦动了动肩膀黑着脸吐槽。

“快点啦小事情!马上就上课啦!”罪魁祸首已经跑到十米开外,丝毫没有发现受害者的异样。

——————————————

一路跑在前面的戴妍琦在快到竞赛教室的门口的时候放缓了脚步,有点犹豫的蹭回肖时钦身后,眨了眨眼说:“还是……跟在你后面比较好。”肖时钦没说话,只是轻轻的笑了一声。

推开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穿着短袖校服的戴妍琦打了个哆嗦。肖时钦也感觉到屋内外的温差,即使不冷,也还是下意识的皱皱眉。

“怎么又把空调打开了?”肖时钦随口问了一句,“不是才被老师骂了?”

一个板寸头的胖子男神趴在桌子上挥了挥手,咧嘴道:“下节课又不是老邱的课,管他呐?”

另一个扣着棒球帽的男生却是注意到了在肖时钦身后跟进来的戴妍琦,稍一打量,便把她的身份猜了个七七八八。他起了两声哄,冲肖时钦喊:“yooooooo~肖神取书娶回来个姑娘啊!“

背对着戴妍琦的肖时钦一脸卧槽的表情,赶紧做了个“闭嘴”的口型,这才侧身把戴妍琦带进来。肖时钦的座位在第二排,刚好是两个人的位子,他把自己堆在上边的书挪开,便叫戴妍琦坐了下来。

“肖神不介绍一下?”胖男生依然趴在桌子上,不过对着女生笑容柔和了许多。

戴妍琦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肖时钦,噗地笑了一声,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绍:“你们好,我是肖时钦的同桌,我叫戴妍琦。”

“美女你好,我是2班的程泰。”胖男生笑的憨厚,虽然还是以孵蛋的姿势趴在桌子上,但这并不能影响他的外在形象。(因为已经没什么好影响的了2333)

“肖神同桌好啊!我是鲁奕宁。”棒球帽男生依然笑的一脸促狭,对戴妍绮点了个头后就把这古怪的笑容送给了肖时钦。

肖时钦在心中默默擦了把汗,暗想:“鲁奕宁,你知道的太多了……”

打过招呼后,几人就那样相顾无言的沉默了一小会,直到有个人推门进来,看见教室里多出了一个人后有点疑惑的出声:“小戴?”

肖时钦和戴妍琦齐齐回头。

“方方!”戴妍琦定晴一看,认出来人后喜出望外地招手:“方方你也学物竞吗?小事情从来没跟我提过诶!”

门口的方学才也笑眯眯地挥了挥手,坐到过道边的位子上与旧友攀谈。

而站在两人身后充当了背景板的肖时钦一手扶着眼镜,双眼直直地盯着方学才的脸,目光中诠释了一个字——

方!

肖时钦整个人都不好了。初中的时候他和戴妍琦不在一个班,放学一起回家的路上经常会听到戴妍琦手舞足蹈地跟他讲自己和同桌“芳芳”的事儿。他一直以为那是“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的剧情。

但……方…方学才!

肖时钦倒过头,消沉地扶额,感觉自己有点方。

方学才看了看表,发现已经到了要上课的时候,正准备起身走回自己角落的座位,眼角余光却瞟到直直盯着自己的肖时钦。

他心思一动,打心底发出一串不怀好意的笑。

“诶,小戴。”他摆出一副疑惑的表情,“你穿夏季校服不冷?我们刚刚可是把空调开到16度的。”

戴妍琦闻言也觉得胳膊凉嗖嗖的,下意识环抱到胸前说:“确实有点……”

“那要不咱俩坐到最后一排那个角落里去?”方学才适时地接话,“肖神这儿正对着空调,我那儿倒是能暖和些,还不容易被老师发现。怎么样?”他伸手指了指靠窗的那个角落。

没等戴妍琦回答,肖时钦就推了推眼镜坐回自己位子,他知道这丫头肯定经不住诱惑,既是靠窗的最后一排又暖和,这座位好像完完全全是为她的喜好量身定做的。

“好!”

果然答应了。肖时钦不知是应该赞赏自己的推理能力,还是小小地失落一下。他指了指挂在椅背的校服外套,头也没抬地说:“把我外套披上。整间教室就你一个女生,太明显。”

戴妍琦从善如流。

要说学物理竞赛的,也不是没有女生。只不过那个姑娘今天恰好请假,才导致物竞教室由阳盛阴衰蜕变为纯阳之地。

戴妍琦搬了书以后,肖时钦想了想又把挪开的书堆了回去,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翻开面前厚重的竞赛教材。于是老师走进教室以后,便又看见得意门生肖时钦一个人坐在前排,安安静静解题的模样。

那真是好一副遗世独立的高手气派啊。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