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城_大写的浪

不得不说世事变迁的太快,但还是喜欢那句话:此心安处是吾乡。
高考复健期w
这儿芥城,欢迎勾搭w


本命双花双鬼张副大眼。
不怎么吃伞修和all叶……

【肖戴】那个名叫小戴的小物块

· 高三paro,日常磕唠向qwq

· 欢迎点“高三荣耀”的tag,更多cp可供食用哟~

————————————

肖时钦忽然发现,最近戴妍琦刻苦得&像是换了个人。

真说起来也不能算是刻苦,她其实只是无时无刻不在写作业而已。这对学霸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一天不做虚的慌的事情,而搁在戴妍琦这种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从来不肯努力学习的人身上,可就不是什么简单事儿了。

戴妍琦真的像是发了狠,往常靠发呆度过的语文课,现在能写完半张数学卷子;往常睡过去的英语课,现在竟然在喝着咖啡保持清醒,一节课下来能干掉一杯咖啡和一张生物卷子。这样疯狂刷作业的结果,大抵就是在晚自习结束之前就能完成作业,第二天一早不用昧着良心抄作业,无事一身轻。作为一个每次考试前都劳心劳力地帮她抱佛脚的中国好同桌,肖时钦说不欣慰那是假的,但这和好奇心就是两码事了。

“小戴,最近挺用功的?”肖时钦一面盯着桌面上的题目,手里的笔刷刷地动着,开口好像不经意地问。

“是吗?”同样埋头苦写的戴妍琦给了个不咸不淡的回答,脸上扬起的笑容却告诉肖时钦,她真的有认真回答。

什么都没问出来,肖时钦也只能就此打住,再针对性地问下去,就会暴露出自己的目的了。“嗯……这样就挺好啊。”他顿了一会儿,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不过咖啡少喝。”

戴妍琦左手托腮,咬着笔头,答得有些不情愿:“困嘛……偶尔喝点没事啦。”

每天两三包速溶,你管这叫偶尔?写完一题,肖时钦搁笔,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懒得说出来。反正说了也没用,又何必多费口舌?

“肖妈妈别担心嘛~”好像是听到了同桌胎死腹中的吐槽,戴妍琦转过头来安抚,笑的眯起眼睛。

称呼什么的,都是过眼云烟,肖时钦这样告诉自己。对于这姑娘突破天际的奇特脑洞,他早已习惯,却还是很给面子地笑了一声,默默站起来,顺手拎起两个人的水杯。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跑跑腿接杯水,话说回来,小戴的杯子……也该确实洗了,里面的味道浓到能让人把清水错认成咖啡。嗯,主要还是要洗一下自己杯子里的茶垢,就顺便帮她涮一下好了。

大脑自然而然地给肖时钦找好了一切理由,多年来潜移默化应运而生的技能给了他冠冕堂皇的献殷勤机会,虽然说包括两位当事人在内的大家,都已视此为常态了。

走到水房,肖时钦挽起袖子,傍晚略带凉意的风吹的人甚是舒服,因而他完全不能理解戴妍琦穿着四层衣服打哆嗦的表现,只是任由她征用被自己抛弃在椅背上的校服外套,再好心帮她顺路接杯热水暖手罢了。也亏的他们是相识近十年的发小,才能把这种秀恩爱的事情做成日常,坐在他们周围的人纷纷表示,他们已经习惯到不需要墨镜了。

洗过杯子,肖时钦象征性地甩了甩手上的水,拎起那两个同一款式的“情侣”水杯——其实只是因为肖妈妈赶着超市减价一口气买了两个而已。

他把水杯放到出水口下,一个接了凉水,一个接了热水,双管齐下,三秒后再一交换,动作娴熟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白色的那杯微热,灰色的那杯微凉。

饮水机跟前坐着的叶修眯着眼挠了挠下巴,咂咂嘴:“看老肖接水就是门儿艺术啊。”

肖时钦不置可否,跟这人说话总得留个心眼,省得被这家伙黑了去。

他回到桌前,把水杯放回各自桌子的右上角,从戴妍琦桌上的纸抽里抽了一张,一面擦着未干透的手,一面坐下来翻开单词本——明儿一早英语课听写,指不定他就是那个“被上天选中的少年”……还是背一下的好。

才看了两行,便听戴妍琦问:“今天不是周二吗?小事情你不上去抄题?”

自高三以来,他们班就多了个政策——由被选中的少年们在自习课上,讲一道数学题或物理题。旨在拓宽大家的解题思路。而周二,正轮到肖时钦讲物理。

怎么把这茬给忘了!肖时钦皱眉,急忙翻出自己那个满是好题错题的,被王杰希戏称为古娜拉黑暗之书的黑皮本,匆匆翻看起来。

“噗!你忘啦?”戴妍琦见他难得这么手忙脚乱,趁机捉弄,装出一副焦急的表情:“你,你都忘记了吗?我是谁,你还记得吗?”

“你叫小事情,还记得不?”又一句跟进。

“我是肖时钦,你的姐姐。”继续得寸进尺。

“这是叶秀,你妻子……”

话还没说完,肖时钦利刃一般的目光越过镜片给了她致命一击。

戴妍琦耸耸肩闭上了嘴,唇边依旧挂着满满的笑意。

上课铃声催命般地响起,没做准备的肖时钦还是决定硬着头皮走上讲台。他坚信,车到山前必有路。

站在讲台上环顾四周,忽然灵机一动。

“叶修,帮我抄个题。”他把书搁到叶修桌上,“我先给大家讲几道小题解解闷。”这样既不会耽误大家的时间,还能多讲两个题。肖时钦给自己点了个赞。

大家齐刷刷地看向被点了名的叶修,期待着这位的反应。

要论与黑板的距离,坐在第一排过道处的叶修无疑是最近的。论关系,他们二人可也是几年舍友的好哥们,俗话说,要为兄弟两肋插刀嘛!只是……你看叶修在桌子上趴成一摊的模样,肯上去吃粉笔灰才鬼啊?!

“老肖啊,哥腰疼,得趴着静养懂嘛?”叶修下巴搁在桌子上,脑袋随着嘴巴的张合上上下下地晃,僵硬得像个机器人,还是年久失修的那种。

果然,意料之中的拒绝。肖时钦毫不意外。

戴妍琦听到叶修那么一句话,原本开始打架的上下眼皮瞬间休战,她瞪着眼睛在肖时钦和叶修身上转来转去,高深莫测地摇摇头,又点点头。

肖时钦才不管叶修那些子虚乌有的理由,只是像赶猪回圈一样拍着叶修后背:“你写字快,今天时间紧,真得是你抄。快上去,算我欠你一回啊。”

叶修也是被拍的不舒服了,眼睛滴溜转一圈,还是不情不愿地挪出了座位。

黑板被分成两半,一半是肖时钦在给大家“解闷”,另一半是叶修运笔如飞地抄题画图。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肖时钦一边,竟没人发现叶修在那道题上,做了点手脚。

————————————————

最先发现的是楚云秀。

肖时钦的解闷题她从开始就没听得太认真,后来干脆摘了眼镜盯着黑板走神,视线游走间,她忽然感觉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词。她顺着找回去,赫然在满篇的物理术语中发现了模模糊糊的两个字——

小戴。

是看错了吧……她带上眼镜,把那行字来来回回瞄了好多遍,她发誓,这是自己头一次这么认真地读题。

“……一个质量m=0.05g,电荷量为q=1.0x10-9C的小戴(视为质点)置于该斜面上……”

一瞬间福至心灵,她噗地笑了出来。

秒懂,就是这么干脆!

肖时钦恰好报出解闷题的答案,叶修也刚刚画上最后一个问号,此刻正是班里喧闹前最安静的时候,楚云秀却来了这么一下。

“怎么了?”肖时钦以为是自己的答案不对。

叶修抿着嘴角,掩住嘴角弧度,偷偷扔了粉笔溜到水房,以洗手为名,躲避即将迎来的某人的报复。

楚云秀说不出话,她左手撑着额头,右手指着叶修那半边黑板,双肩不住地颤抖,笑的没了形象。

“……小戴所受的电场力是其重力的3/4倍……”

“……该小戴从平台末端以初速度v沿水平方向射入电场……”

“……求小戴可能到达木板上的区域长度……”

全班哄笑,忽然爆发的噪音让隔壁班忍无可忍摔上了窗户。

肖时钦看着满黑板的小戴,笑也不是可怒也不是,一时间竟不知应该做什么表情比较妥当。然而他其实特别想加一问:“求小戴的心理阴影面积。”

实在忍不住笑意的肖时钦机智地背过身去擦自己那半边黑板,大概是憋着笑的缘故,手劲不自觉得有点大,把黑板擦的格外干净,一时间竟也忘了找叶修算账。

至于戴妍琦?她看到叶修抄的前半段题后,惊喜地发现这题自己做过,想着自己的中国好同桌也不会打扰自己的美梦,于是便欢欢喜喜地闭了眼睛会周公去了,以这位的秒睡功夫,现在早都睡得不省人事了。巧的是,这道题的前半段里,小物块并没有上线。

睡梦中的戴妍琦咽了口口水,不知道又在梦里觊觎着什么好东西。

——————————————


(猛虎落地式跪下)

垣肆爸爸……我再也不拖稿了……

莫上小鞭子!!!!(正直脸)


其实还有一小半剧情我会说?

这种存稿当然要留到下一次啦哈哈哈哈!

话说,其实我已经写了一小半结尾了造吗……

猜猜看,be还是he~?

qwq


评论(3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