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城_大写的浪

不得不说世事变迁的太快,但还是喜欢那句话:此心安处是吾乡。
高考复健期w
这儿芥城,欢迎勾搭w


本命双花双鬼张副大眼。
不怎么吃伞修和all叶……

【Dec.3 周叶】十年 Side B

·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参加全职文曲60分23333

· 都来玩儿呀QWQ!

· 喔喔喔和大扇子的联文(应该是OWO)

· 太久不写周叶……麻麻我有点方

· www总之还是祝食用愉快!

· 今天的bgm:初音未来—letter song


——————以下正文w——————


这是一个夏休期的午后。

闷热,不安,躁动。

周泽楷在床上翻了无数个身,心底翻腾不已的烦躁感终于迫使他一把掀开毯子,光着脚走到了客厅。

木质地板被空调吹的微凉,这样走着的时候,凉意顺着脚掌传向身体,让他稍微舒服了一些。

他的心就像这座城市一样被灼热所笼罩着,烧,烧,烧个不停,仿佛快要融化成金属蒸汽,轰然盘旋直烧的脑袋发昏一般。

就这样吧。

他摇摇发昏的脑袋,想。

戒烟什么的,把人找回来再说。大不了他以后抽烟的时候,自己在旁边酗酒。他周泽楷又不是花不起这烟酒钱,能换得一个同年同月同日死,多少钱都值。

呵,周泽楷,你已经疯了吧。

“嘟——嘟——”

这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指已经自觉的拨出了那个通讯录里置顶的号码。

真不愧是诚实的身体。

“嘟——嘟——”

电话铃声就那么响着。


“喂?”电话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语调平和,尾音微微上扬,好像两天前所有的不愉快,他都没有放在心上。

周泽楷紧紧握着的拳头渐渐松了力道,嘴角扯出一抹苦笑。就是这种态度,让人说他也不是,不说他自己心里又憋的慌。

“回家。”他轻轻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强硬,打了几个小时的草稿再次胎死腹中。

电话那边的人似乎有点诧异,“呃,你打错了吧。”语气有些含混不清,显然是嘴边叼着东西。

“嘟————”

周泽楷握着手中因结束了通话而显示红色的手机,结结实实地楞住了。

叶修的号码是快捷键1,他确信自己不会拨错号码。

所以叶修……这是在赌气?

周泽楷今天第二次心里冒火了。他平时并不是易怒的性子,即使生别人的气,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可如果这个人是叶修,那就不一样了,用一个词概括大概就是星火燎原,不过这个火多数时候倒不是怒火。

正在气头上的周泽楷毫不犹豫地拨了回去。

“喂?”还是那个有些懒散的语气,用熟悉的声音说着陌生的开场白。

“你在哪儿。”周泽楷把怒气压抑在牙关紧紧咬住,尽量用平淡的语气发问。

“你谁啊。”电话那边的叶修皱了皱眉,他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可他认识的人里,能开口就叫他回家的就只有他弟,可问题是,叶秋的声音又不是这样。

“你别闹了!”周泽楷急了,叶修这个反应让他完全摸不到头脑,不知道那人到底是在生气还是怎样。

“你谁?”叶修也有点不耐烦了。这手机是他才买了没多久的,号码只有几个关系好的人知道,这才用了几天就接到这种奇怪的骚扰电话,让他对手机的兴致又削减大半。

“叶修……回来。我买酒,你买烟。”周泽楷被叶修这一通搅和得糊涂,干脆把那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亮了出来。

他抽烟,他酗酒。身体?他不要,那他要也没用。

叶修被“骚扰电话”搅得一头雾水,烦躁地挂了电话。回头一看电脑,艹……boss又被带跑了。


再次被挂了电话的周泽楷此刻正盘腿坐在沙发上,腰板挺得笔直,指尖在手机上来回跳跃,屏幕明明暗暗的光映出他严肃的神情。

他在给叶修发短信。

被挂了两次电话后,周泽楷觉得这次事儿闹大了。大概是戒烟期撞上更年期的缘故,叶修最近脾气确实有点见长,但气到装作不认识他这样,还真是头一遭。

二十四孝好恋人周泽楷决定倾尽自己的语言之力给叶修写一封道歉信。他花了十几分钟,字斟句酌地写出了最满意的一封信,然后微微蹙着眉头按了发送。


又一轮野图boss争夺战结束,叶修刚摘下耳机便听到手机收到短信的铃声。

还好不是骚扰电话。他咬着烟默默吐槽。

不甚熟练地找到了收件箱,点开,里面只有一条消息。

“叶修,对不起。我爱你。”

发件人,周泽楷。

叶修懵了。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了吗?还是我已经老了?


“我也喜欢你啊,小周。”他这样回了过去。


尾声

2025年。

清晨,刚下过雨的空气格外清新,叶修刚起来没一会儿就听到清脆的门铃声。

谁这么早来兴欣……他打着哈欠打开门。

门外和煦的阳光顺着门缝斜斜地撒进屋里,那个熟悉的身影沐浴在阳光中,灿烂的笑容掩不住因连夜奔波而稍显苍白的脸色。

“小周?你怎么到兴欣来了?”

周泽楷抿了抿唇角,唇角的笑意似乎倾注了所有的温暖。

“前辈,我们在一起吧。”

fin.


· 呜呜呜时间轴可能有点乱QAQ

· 但是风扇扇的应该比我清楚QAQ

· side A请戳文曲60分的tag~找起来方便233333

· 【Dec.3 周叶】十年side A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