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城_大写的浪

不得不说世事变迁的太快,但还是喜欢那句话:此心安处是吾乡。
高考复健期w
这儿芥城,欢迎勾搭w


本命双花双鬼张副大眼。
不怎么吃伞修和all叶……

【喻王】暗示

~卡点卡到8点整……心痛极了
~既然已经晚了就唠嗑两句呗qwq
~……算了不说了我心好痛。
~黑手党paro

喻文州从卷宗中抽身,抬头望着窗外,揉了揉眉头。天色暗沉,有风轻轻扫动树叶,或许发出了沙沙的响声,但隔着厚重的玻璃,什么都听不见。一室寂静,偶尔有电脑主机运行的声音忽地响起,却无法给室内带来哪怕一丝一毫的轻松氛围。

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喻文州的思绪,他扭头,语气温和地回了一声请进。

一名警员推门而入,立正敬礼后大声报告:“报告喻队!微草头目王杰希已抓捕归案,请指示!”年轻的警员脸上是遮不住的喜悦与激动,被这情绪驱使着,似乎声音都大了几分。

毕竟,盘踞在C市这么久的贩毒组织微草,居然被他们拿下了,甚至活捉了头目,这么大的功绩,容不得他们不开心。

“很好,他人呢?”喻文州笑着赞赏,言语间仍是波澜不惊。

“已经关押在审讯室了。”警员高声回答,“本以为那头目会有几分血性,没想到他根本没敢挣扎,先锋队放倒了他的保镖,他都没怎么抵抗就被抵着枪捉回来了!”

闻言,喻文州只是笑了笑,没有斥责年轻警员算得上是得意忘形的话语,待他说完,从皮椅上起身说,“带我去看看他吧。”

年轻警员立刻收住话头,带着上司前往审讯室。

审讯室内。

王杰希坐在玻璃后的凳子上,双手被分开拷在两侧的扶栏,双脚亦被拘束着。即使是被拘禁的姿势,他还是神情平静,在白光灯的照射下双眼微阖,那神态几乎可以称之为安详。

喻文州推门进来的那一刻,王杰希或许是听到了门的响声,在同一时刻猛然睁眼。

“喻队……您要审他就到对面去吧。不要太过接近他,虽然关押着,但好歹是个毒枭……”年轻警员跟在喻文州身后,焦急地想拦住喻文州前行的脚步。

“你不是说,这个头目一点威胁力都没有吗?”喻文州笑笑,“你出去吧,这里有我。”

上司发话,不得不从,年轻警员只得一步三回头地退出了门外,将门微掩住,从门缝警惕着。

“你来了。”王杰希抬眼看向喻文州,因为一坐一站,他必须微微昂头才能看到对方的眼睛。

“怎么样,牢里感觉还好吗?”喻文州迁就着他的状况半蹲下来,笑得宛如一只狐狸。

王杰希眯起眼,压低声音答:“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喻文州挑眉,不动声色地朝门外的年轻警员使了个眼色,便顺从地靠了过去。年轻警员收到暗号,悄然准备好警棍,摆出蓄势待发的姿态。

“你说。”喻文州站起来,附身接近王杰希,而对方只是盯着他的眼睛,无动于衷。

距离越来越近,喻文州几乎要贴到王杰希的鼻尖时,变故突生,对方终于动了。王杰希像豹子一般动作敏捷,在喻文州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凑上前来,咬住了他的下唇。门外年轻警员见状,破门而入,举起警棍敲向王杰希后颈。

“喻队!你没事吧!”年轻警员神色焦急。

“没事。”喻文州摸摸自己被咬过的地方,眯起双眼,露出危险的神色,“你知不知道,如果一名黑手党成员无故亲吻你的嘴,这表明……你将会被杀死。”

年轻警员露出惊愕的表情。

“这几天,加强警力。微草还有同伙。”

――――――――――

三天后,微草头目王杰希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喻文州赶到现场时,只看到一滩血泊,和颓然倒下的身形。

――――――――――――

四个月后,C市警局遭黑手党洗劫,所有警员全部毙命。

没有人知道,喻文州一个人逃了出来。

――――――――――――

喻文州屈膝坐在一个坛子前,一手搭在盖子上,一手覆在自己胸口。

“杰希,仇,已经报了。”

“我现在在想,当时组织里下发卧底警局的任务的时候,我为什么要替你来。”

“我以为我保护了你的安全,可现在被灼烧成灰的人却是你。”

“我没想到你还记得老大教过的暗号……”

“这一吻寓意“保持沉默”。被逮的借着这一吻,表达了进去之后绝对不会出卖同伙的含义,而牢外的兄弟则是用这一吻,承诺绝对会好好照顾他的家人。”老大的声音似乎又响了起来。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杰希,你也一样。”

――――――――――――

~啊啊啊还是没赶上!!!
~真,60分。我从7点开始写,8点整结束qwq
~结尾仓促……有待修文(虽然这么说但多半是没有然后了……)

评论(11)

热度(30)